欢迎光临四川报道网巴中报道 当前时间:
http://bz.scbdw.cn
 
 
 
 

 

 

首页 部门动态工商质检基层党建扶贫攻坚党风廉政政策法规科技教育三农在线旅游美食卫生食药交通建设
兰花指
2019-06-20 18:03:42 来自:四川报道网 编辑:冯小春

     “背时砍老壳的,你还跑!”追出门的女人,一手抓着啃了半截煮熟的香肠,一手舞着刷把,在街沿上跳着脚张牙舞爪。
     跑出老远的菜花停下来,小女孩儿横揩着油嘴,转过身,笑嘻嘻地望着。
     女人铁青着脸。家里荤腥只有一段香肠如今只剩半截,中午怎么待客哟。
     山里的冬日,临近晌午雾还没有散尽。天边远处灰蒙蒙的,近处的几个山头还笼罩着缥缈的轻纱。
     “娘,爹叫你麻利点呢。”一个半桩子女娃从屋后钻出来,头发蓬松,满身泥污,手上网兜里提几条活崩乱跳的鱼。女人恨恨地掉过头:“你爹呢?”“迎魏主任去了。”女人不再说话,转身进了屋子。
     “哇~~哇~~”不大一会儿,屋里忽地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
     “菜——花——!菜——花——!”女人尖细的声音,扯破喉咙朝屋外喊。
     像只胆怯的小狐子,慑手慑脚溜回屋的菜花小心地瞟着女人。“还不哄你弟,打死你!”灶间里,手忙脚乱的女人把锅铲往锅沿一磕,头也不回吼了一嗓子。
     “菊花,你也去屋外看看,你爹回来还早?”女人又柔声吩咐灶前加柴火的半桩子女娃。
     菊花跑到屋外泥地坝边,张望了老半天。好一阵子,一前一后两个男人跨进了院子。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背着双手,乌黑的头发向后梳拢着,富态的脸满面油光。到了门口,他望了望黑黢黢的屋里,没有进去。
     跟在后面的清瘦男人,穿一双旧胶鞋,有些破旧的衣衫满是污渍,蓬乱的头发胡须许是很久都没有修整过了。他紧走几步,从旁边拖过一条木凳,用袖子擦拭了一下:“魏主任,您坐。”
     那个魏主任伸出左手,呈兰花指状向后拢了拢头发,慢悠悠地坐在了木凳上。
     偷偷望了眼那个陌生的魏主任,菊花怯生生叫了声后面的男人:“爹,您回了。” 菊花爹鼻子齆了一声,把手里提着的一小壶酒顺势递给了菊花:“搭桌子吃饭。”
     正午的时候,太阳终于露了个脸,远山近野的雾气早已消散。泥地坝外的竹木丛中,不知名的鸟儿正在欢快的鸣唱。家里的那只老母鸡,不知什么时候跑在门前的草堆上,晒着太阳打起了瞌睡。
     饭桌上,只坐着魏主任和菊花爹。那女人和娃都在灶间候着。
     菊花爹苦着脸,不停给魏主任夹着菜。说是菜,其实也就两条红烧鱼,一钵鲜鱼汤,几片腊香肠,一盘炒胡豆,外加几样蔬菜。
     几杯烧酒下肚,魏主任眼睛盯着桌上的红烧鱼,用兰花指向后拢了拢头发,扬扬眉缓声说道:“我说长生啊——”清瘦男人连忙使劲点着头诺诺连声。“你喊我几次来你家吃饭。嗯——这个——你的事呢,你看,三胎啊,政策你懂不?”
     那个叫长生的清瘦男人神情肃然,呆望着魏主任。“前几天的事,你没听说?”长生早听说了,别的大队里两个超生的,前几天就被抓进了公社治安室,现在还关着。
     “我们政府——别看我一计办主任,在这儿,我也可以代表政府!组织上看你老实,态度好,没有动你,但你要主动认罪。啊~”“那是那是”长生鸡啄米般点着头。
     “生第二胎,你就带着你屋婆娘跑了!现在又是第三胎,罪加一等啊!!” 魏主任用食指敲着桌边,满脸通红,不大的眼睛鼓得溜圆,微侧着头低吼着,显得很是生气。
     外间的空气惊吓到了灶间里的女人,她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怀里的婴儿正躺在臂弯里吃奶,雪白的奶子放肆地探出来,仿佛在窥视饭桌上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女人靠在门边,一时间呆住了。
     长生颤歪歪地站起来,身子始终站不直:“不是~不是~魏主任,您老消消气,我认罚,我认罚……”
     “嗯——这个——绝育术按说是要做的……”魏主任挑挑眉眯缝着眼看着长生:“当然,我也有办法不做。”说摆又招招手,示意长生坐下。“嗯——这个——至于罚多少款——”说话间,魏主任端起酒杯,嘬了一口,“可以商量。关不关你嘛——”魏主任顿了顿,语气更加缓和了好些,“就看态度啰。”说罢,扭过布满红云的脸,眼角瞟了瞟那女人雪白的奶子。
     女人慌慌地低下头,羞赧地侧过了身子。
     眼前的一切,没能躲过长生的眼睛,他痛苦又无助地低下头。
     “长生老弟,想好了没有?”魏主任拍了拍长生肩膀,凑近了满嘴酒气的脸。
     长生的头埋得更低了,脸红得如猪肝,太阳穴上的青筋暴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时间仿佛静止了,只剩下了粗重不一的喘息声。
     半晌,没有一丝回应。
     魏主任醉醺醺地站起来,阴着脸,身子微晃,打了一个饱嗝,头也不回,向门外走去。边走边伸出了兰花指,轻哼一声,举过头顶的兰花指挥了挥:“那就 算了。关!关!关!”那举着的兰花指活像判官的神笔。
     突然,长生“哇”地一声,如受伤的狗哀嚎着:“魏主任——”
     里屋门边的女人抱着婴孩早已伏在地上,低声呜咽。菊花菜花姐妹一左一右抱住女人的膀子,哭成一团。
     魏主任已经歪歪斜斜地走远了,身影渐渐融入了暮霭昏沉的灰雾里。
     长生蹲在地上,血红的双眼已经褪去了红色,双手插进蓬乱的头发里,死死地攥着。脑子里,只剩下了魏主任那高举过头的兰花指。(作者:平昌县佛楼小学 杨君明)




0
热门图片
平昌县龙岗
点点滴滴显
扶贫,就是
平昌县青凤

技术支持| 法律顾问: 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 四川蜀丰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8. 成都盛世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蜀ICP备13023452号-1